欢迎来到酷客淘,为站长提供交易担保服务 访问移动版

互联网时代,只要抓住了流量红利,创业将变得越来越轻松!

日期: 2019-08-20 08:26:08 人气: -

2004年,在一间大学宿舍里,几个老师和同学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梦想。

当他们拿到营业执照的时候,中国在线旅游行业,已经有了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2003年上市的携程,一家是2004年上市的艺龙。

2006年,他们业务重心还在B2B上面。

直到参加了《赢在中国》,马云的一句话点醒了他们:BTOB虽然能赚钱,但看不到未来。

当走下《赢在中国》的舞台后,他们就开始转战了B2C市场。为老百姓订酒店、定机票提供服务。

但当时这个市场,已经有了两家很牛逼的上市公司。2006年,他们才开始准备做。

在跑融资的过程中,所有投资人一听他们上过央视,都只是想见见,但见完之后就杳无音信,后来才直到只是想见下网红,根本不想投他们。

因为很多人不相信在苏州这个地方,在在线旅游这个市场,就凭上过电视的这个小网红能够在两个上市公司中间干出一线生机。

直到2008年,苏州的一个本土创投公司,投资经理刚做投资不久,稀里糊涂的投了1500万。

拿到钱以后,这个小网红公司就在想怎么才能在两家上市公司中分到一杯羹先活下来。

那时携程和艺龙开始在机场发卡片,他们也去发过,但始终干不过这两家公司的人,一去就被打。

然后就想到去企业食堂甚至去线下各种会议、校园里发,但效果都不明显。

直到有只团队发现,在互联网上去做的一个网站,慢慢有人会去搜索附近的酒店,而且这个搜索比例还很高,搜索以后就会下单。

好像这样的方式,投入和产出比更高。

所以他们马上调整营销战略,把这1500万一次性的全部交给了百度。

还专门招了50个同学,每天研究如何在百度这个搜索引擎中间去投放。

做到极致的时候,只要用户输入一个关键词,前面大概20个搜索结果,每一个都是他们做的,只是名字不一样。

当时他们做了超过十万个这样的网站。

所以在2008年,当他们全部ALL IN在搜索引擎里时,仅仅3年时间,他们就从两个上市公司中间,抢出了5%的份额。

到2010年的时候,他们奇迹般的营收过了1个亿。

但当市场里面所有的玩家都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在搜索引擎上的投放,从投1元能净赚3元到2013年的时候,投3元才能赚1元。

这时他们面临了巨大的压力,流量红利已经慢慢消失。

当一招鲜不能吃遍天的时候,更可怕的是,用户在快速地迁移到手机端。

比用户迁移到手机端更可怕的是携程醒了。

2013年携程的创始人James从国外留学回来,携程快速回归了狼性。

当时1张景点票,他们返1块钱,携程返2元钱。

15天以后,100元的门票,携程返200元,他们返190元钱。

当时一天一个景点就要损失300万。

可值得庆幸的是,在他们最危及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比携程更有钱的人,腾讯在2014年投了5亿人民币,继续让他们跟携程对抗。

直到2个月后,James重新审时了整个大环境,觉得应该转变策略,投了14亿给他们,成了他们的第二股东。

可当时在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他们毫无建树。在当时的在线旅游行业,他们仅仅排第18名。

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让用户安装他们的APP?

想了无数个方法,但都没有什么效果,直到有个团队想出了“1元玩景点”。

2014年,当时获得一个APP的支付用户需要花50元。

但包一个景点,一天只需要100万,每天放进去20万人,获取一个新支付用户的成本就降到了5元钱。

第一次他们一天的APP下载量,就上涨了20万。

在后来的6个月时间里,整个APP就从18名到了第3名。

可好景不长,过了没多久,他们又发现APP的打开率不理想。

当时订酒店数量第一的排名即然被一个做外卖的公司拿去了。

就是因为一个APP你的使用频率不够多,消费者不会天天出去玩,但消费者会每天订外卖,会每天跟朋友讲很多话。

所以,微信成为了一个超级APP。

但当他们的APP没有办法去占据用户手机里面的那个点的时候,他们就想到必须和微信绑定在一起。

3年的时间,他们靠微信小程序,创造了接近1000亿的GMV(总交易量)。

1年时间,完成了小程序的第一名。

对,他们叫同程。

在创业的14年时间里,因为抓住了3次流量红利,不断打造自己的流量池,从1个宿舍干到了三四百亿的市值。

2018年3月,与艺龙完成合并。11月,在香港完成上市。

与携程的那次有名的价格大战,被业界称为“双程大战”。

还有那家苏州本土的创投公司,因为一个稀里糊涂的决策,就获得了15个亿的回报。

纵观同程的成功史,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流量红利的迁移史。

流量红利的价值在于:用最低的成本最高效的获客。在14年间,同程从线下到线上,从PC端到移动端,从APP到小程序,再到后面的社群团购。

他们一次次的贯穿了这个最底层的思想,不断找寻每一次的流量红利。

第一次抓住了PC端搜索引擎的红利,通过不断的优化和SEO技术,不断地建立自己的用户池。

第二次当PC端流量红利没有后,他们意识到手机端是未来的流量源头。

通过“1元游景点”的活动,带动了APP的下载量,抓住了无线APP最后的尾巴,获得了流量红利。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想抓住第二次流量红利的核心是:你能不能把第一次红利的优势快速的通过组织更新的方法去迭代掉。

当时,同程意识到流量红利从PC端转移到手机端的时候,在三天时间力砍掉了以前的PC流量部门,成立了移动互联网部门。

这需要勇气,也需要魄力。

第三次看清了移动互联网的格局,深知自己的APP与其他流量APP无法匹及,然后拥抱了微信,开发了小程序,并最大程度的投入其中,然后又尽最大努力和艺龙合并。

这一切,让同程在苏州这样一个不像北上广深巨头林立。

并非互联网主战场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能量积累,像石缝里的小草,存活下来并枝繁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