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酷客淘商城,为站长提供交易担保服务 访问移动版
站长交易首选担保平台!
酷客淘

美女图片侵权索赔是受互联网法院保护的暴利灰产

日期: 2020-06-17 08:18:54 人气: -

做网站赚不到钱,只能怪自己没技术。可谁又能想到做网站还要赔钱呢?当网站因图片侵权被起诉了,这才意识到,如今的互联网从业环境是多么的险恶。


没有流量的小网站,且早已经处于闲置状态,仅仅是服务器没到期,就想着,没人访问也不占资源,让它继续苟延残喘直到寿终正寝好了。没想到这样都会被人盯上,甚至对方把有些早就删掉的内容都固定好了侵权证据,很明显是专业的团队有预谋的操纵滥诉索权。


于是花了几天时间去深入了解原告公司的生意经。他们可真是高智商敛财,像吸血鬼-样,神不知鬼不觉的附身在互联网上的用户和内容生产者身上,令互联网的两大主体成为其傀儡,源源不断的向其贡献生存所需的血液。


这印证了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更可恨的是,这帮大肆嫌取不义之财的流氓,不仅不涉及犯罪,而且还受法律保护,这就是人家的高明之处。


近年来刮起的图片版权保护东风,就像影视剧里的《三国》赤壁之战的东风一样影响着吴蜀魏三个群体。对于保家卫国背水一战的周瑜,是天助我也;对于精于算计的诸葛亮,那就是作弊、无中生有;而对于胸怀大志想大干一场的曹操来说,那是一场人为操纵的天灾。


电视剧是这么演的,最闪烁的星反而成了诸葛亮,但历史的天空终归回荡的还是周瑜和曹操这样的风云人物的英雄气概。若真是曹操侵犯在先,东风令其自食苦果,也算罪有应得。导演不该偏袒诸葛亮,因为本没他什么事。正义的东风该刮,否则铜雀春深锁二乔。东风也不能随意的、呼呼的刮,太猛烈了,周郎也会骄傲自大。


正是利用逐渐响起的版权保护声音和日趋完善的相关法案,有些公司动起了歪脑筋,通过钓鱼索权的方式空手套白狼。他们心狠手辣、极为不道德,只顾自己赚的个盆满钵满,不顾中小站长的死活,严重干扰了互联网生态的正常秩序。


下面结合其它被图片侵权索赔受害站长的声音及个人见解,详细梳理一下北京的某图片版权公司是怎么利用互联网法院重视著作权保护的决心来经营暴利灰产的。


原告画像


在北京注册的经营图片版权的公司、平面影像传媒机构、人像摄影师、美女模特、律师事务所、取证机构。


Q:为什么版权所有方公司要集中在北京注册?


A:因为北京有互联网法院,这样可以对全国各地的侵权主体提起诉讼。


Q:原告集团的组织架构是怎样的?


A:这里引用某论坛知情人士的爆料,如下:被告画像


所有互联网内容生产主体,包括公众号、网站、微博等等。


原告钓鱼索权+挖旧照索权


原告广泛抛饵钓鱼,无论被告大小,都不放过。大致产业链结构和实施细则如下:


一、原告在互联网上散播美女图片

Q:为什么钓饵一定要是美女图片?


A1:因为容易传播。曾几何时,新浪、网易、凤凰的小编也时不时会很贴心的分享一些好看的妹子图,以调剂广大新闻看官枯燥的网上冲浪生活。


A2:更容易确权,图片中的本人往往也是索权利益链中的一环,如此一来,图片拍摄的时间、地点、人物都能够佐证版权归属。


A3:美女套图十分高产,一组都是几十张甚至上百张,很短时间内就能把各种姿势拍一个遍。而且侵权主体往往不愿错过精彩瞬间,会如数上传到自己空间,这样对于原告来说,侵权的数量就很可观了。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分工取证的团队追查起来也更轻松,一个页面就一锅端了。试想一下,如果是风景照片,那么可能一个合适的角度,一张图片就够了。


二、被告精选整理获取自互联网上的美女图片进行再次传播

中小站长法律意识远跟不上版权保【违规词】律的完善进度,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教育过程,垃圾分类就是很人性化的例证,如果一开始就罚,那法理就缺失了人情。还有,经营网站就像写日记一样,是一个长时间累积的过程,五年前写下的观点不能保证与今天的认知相符,但却很难再去逐字、逐个标点修正或删除了。


如同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1. 既然这些图片那么轻易的就能免费从互联网上获取到,那么,为什么我不能跟风上传在自己的内容发布主体上呢?


2. 两年前我就开始有了一点点图片版权意识,对可以明确版权归属的图片不敢在自己网站发布。同时,会在网站明确标示:“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字样。以为最多也就及时删除,给人道歉完事。


现在我才知道,有人热切期盼你上传他的版权图片,他不仅不会联系你发脾气,还会兴高采烈的通过互联网法院找你要钱。


这些钓饵图片在今天的人工智能鉴黄技术识别出来多为“敏感”,比如腾讯、百度、阿里、七牛的AI鉴黄开放平台。且原告散播的图片并不会尽到版权提醒义务。要不是被人告了,谁又能想到这些低俗图片还是受法律保护的呢?


这里可以分享一个案例,案号:(2018)京0491民初1228号。可到北京互联网法院 - 电子诉讼平台 - 文书公开,去搜索案号阅读判决书。